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ame.sisi520.com的博客

game.sisi520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雨后虹  

2011-06-06 00:38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l雨后虹    徐志摩

我记得儿时在家塾中读书,最爱夏天的打阵。
  塾前是一个方形铺石的“天井”,其中有石砌的金鱼潭,周围杂生花草,几个积水的大缸,几盆应时的鲜花,—这是我们的“大花园”。南边的夏天下午,蒸热的厉害,全靠傍晚一阵雷雨,来驱散暑气。黄昏时满天星出,凉风透院,我常常袒胸跳足和姊姊兄弟脾仆杂坐在门口“风头里”,随便谈天,随便歌唱,算是绝大的快乐。但在白天不论天热得连气都转不过来,可怜的“读书官人”们,还是照常临帖习字,高喊着“黄鸟黄鸟”,“不亦乐乎”;虽则手里一把大蒲扇,不住地扇动,满须满腋的汗,依旧蒸炉似透发,先生亦还是照常抽他的大烟,哼他的“清平乐府”。在这暑热烦褥的时候,对面四丈高白墙上的日影忽然隐息,清朗的天上忽然满布了乌云,花园里的水缸盆景,也沉静暗淡,仿佛等候什么大的消息,书房里的光线也渐渐减淡,直到先生台上那只烟灯,原来只像一星鬼火,大放光明,满屋子里的书掉,墙上的字画,天花板上挂的方玻璃灯,都像变了形,怪可怕的。突然一股尖劲的凉风,穿透了重闷的空气,从窗外吹进房来,吹得我们毛骨惊然,满身腻烦的汗,几乎结冰,这感觉又痛快又难受;但我们那时的注意,却不在身体上,而在这凶兆所预告的大变,我们新学得的什么:洪水泛滥,混沌,天翻地覆,皇天震怒等等字句,立刻在我们小脑子的内库里跳了出来,益发引起孩子们只望烟头起的本性。我们在这阴迷的时刻,往往相顾悍然,热性放开,大噪狂读,身子也狂摇得连生机都碟格作响。
  同时沉闷的雷声,已经在屋顶发作,再过几分钟,只听得庭心里石板上劈啪有声,仿佛马蹄在那里踢踏;重复停了;又是一小阵沥浙;如此作了几次阵势,临了紧接着坍天破地的一个或是几个霹雳!我们孩子早把耳朵堵住,—扁豆大的雨块,就狠命狂倒下来,屋溜屋檐,屋顶,墙角里的碎碗破铁罐,一齐同情地反响;楼上婶仆争收晒件的慌张咒笑声,关窗声;壁间小孩的嚷叫;雷声不住地震吼;天井里的鱼坛小缸,早已像煮沸的小壶,在那里狂流溢—我们很替可怜的金鱼们担忧;那几盆嫩好的鲜花,也不住地狂颤,阴沟也来不及收吸这汤汤的流水,石天井顷刻名副其实,水一直满出了尺半的阶沿,不好了!书房里的地平砖上都是水了!闪电像蛇似钻人室内,连先生肮脏的炕床都照得烁亮;有时外面厅梁上住家的燕子,也进我们书房来避难,东扑西投,情形又可怜又可笑。
  在这一团糟之中,我们孩子反应的心理,却并不简单,第一,我们当然觉得好玩,这里品林a朗,那里也品林嗒朗,原来又炎热又乏味的下午忽然变得这样异常地闹热,小孩哪一个不欢迎?第二,天空一打阵,大家起劲看,起劲关窗户,起劲听,当然写字的搁笔,念书的闭口,连先生(我们想)有时也觉得好玩!然而我记得我个人亲切的心理反应,仿佛猪八戒听得师父被女儿国招了亲,急着要散伙的心理。我希望那样半混沌的情形继续,电光永闪着,雨水永倒着,水永没上阶沿,漫人室内,因此我们读书写字的任务也永远止歇!孩子们怕拘束,最爱自由。爱整天玩,最恨坐定读书,最厌憎牢狱一般的书房—犹之猪八戒一腔野心,其实不愿意跟着穷师父取穷经,整天只吃些穷斋。所以关入书房的孩子,没有一个心愿的,的确没有一个不想造反;就是思想没有这贯力,这时书房和牢房收敛野心,效力也逐渐进大,所以孩子们至多短期逃学,暗祝先生生瘟病,不敢冒言,从此不进书房的革命论。但暑天的打阵,却符合了我们潜伏的希冀。俄顷之间,天地变色,书房变色,有时连先生亦变色,无怪这聚锢的叛儿,这勉强修行的猪八戒,感觉到十二分的畅快,甚至盼望天从此再不要清郎,雷电从此再不要休止!
  我生平最纯粹可贵的教育是得之于自然界。田野,森林,山谷,涧,草地,是我的课室;云彩的变幻,晚霞的绚烂,星月的隐现,田野的麦浪是我的功课;瀑吼,松涛,鸟语,雷声是我的老师,我的官觉是他们忠谨的学生,受教的弟子。
  大部分生命的觉悟,只是耳目的觉悟;我整整过了二十多年含糊生活,只是疑视疑听疑嗅疑觉的一个生物;我记得我十三岁那年初次发现我的眼是近视,第一副眼镜配好的时候,天已昏黑,那时我在泥城桥附近和一个朋友走路,我把眼镜试带上去,仰头一望,异哉!好一个伟大蓝净不相熟的天,张着几百只指光闪烁的神眼,一直穿过我眼镜直贯我灵府深处,我不禁大声叫道,好天,今天才归复我眼睛的权利!
  但眼镜虽好,只能助你看,而不能使你看;你若然不愿意来看来认识,来享乐你的自然界,你就带十副二十副托立克,克立托也是无效!
  我到今日才再能大声叫道:“好天,今日才知道使用我生命的权利!”
  我不抱歉“叫”得迟,我只怕配准了眼镜不知道“看”。
  方才记起小时候在私塾里夏天打阵的往迹,我现在记起我二日前冒阵待虹的经验。
  猫最好看的情形,是春天下午它从地毡上午寐醒来,回头还想伸出懒腰,出去游玩,猛然看见五步之内,站着一只傲梗不参的野狗,它不禁大怒,把它二十个利爪一起尽性放开,搐紧在地毡上,尾巴旗杆似笔直竖起,满身的猫毛也满溢着它的义愤。她圆睁了她的黄睛,对准仇敌,从口鼻间哈出一声威吓,这是猫的怒,在旁边看它的人虽则很体谅它的发脾气,总觉得有趣可笑。我想我们站得远远的看人类的悲剧,有时也只觉得有趣可笑。我们在稳固的山岸上,看疾风暴雨,看牛羊牧童在雷震电闪中飞奔躲避,也只觉得有趣可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